胶囊公寓

  胶囊公寓类似于日本的“胶囊旅馆”,因其形状酷似一排排摞起的“胶囊”而得名,空间小、彼此紧挨是其形象化的表现。2010年3月底,一位78岁老人黄日新在北京海淀区六郎庄建造了8间“胶囊公寓”,胶囊公寓每间面积不到两平方米,却可躺、可坐、可看电视和上网;黄日新是2009年在报纸上偶然看到日本的“胶囊旅馆”后,萌发了自己建造“胶囊公寓”的想法;他表示建造这样的公寓不为赚钱,只想找到一种解决刚毕业大学生过渡房问题的办法。



胶囊公寓发展历史

  创建初衷

  看到关于唐家岭“蚁族”的新闻报道,老黄和他的爱人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儿,老黄希望能够用毕生最后的时间为这些“80后毕业生”做一件好事。

  他山之石

  老黄在网上看到关于日本的“胶囊旅社”的报道,认为可以把胶囊旅社的模式借鉴过来。然后,他找到“胶囊旅社”的相关资料进行研究。

  申请专利

  通过对日本“胶囊旅馆”的设计进行系统研究,完成了自己的设计,并已经申请了“国家实用新型专利证书”。

  公寓诞生

  黄在六郎庄建了8间“胶囊公寓”,他说这是给刚毕业的大学生住的,是一个过渡,“在他工资没有多少钱的时候一个暂时安身立命的场所”。

  引起关注

  老黄在网上发过租房信息,也贴过小广告,但当前8间公寓都还没租出去,社会上对胶囊公寓的讨论也呈现出不同的意见。

黄日新简历

  1933年生,广西荔浦县人,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水利电力部、能源部和电力工业部电站阀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高级工程师,著名的工业专用阀门专家和电站热能动力装置专业专家,长期在华北电力设计院从事热能动力装置工艺管道、阀门的设计工作。负责主编和编着我国第一部工业大型工具丛书。

胶囊公寓概念

  “胶囊公寓”就是在保证住客睡眠、休息舒适度的前提下,将私人空间做到合理的最小化,并把节约出来的有效空间供多人共享,从而来达到有效旅宿环境的最大化。“胶囊公寓”绝不是简单的群租房。由于他的相对高密度及配套服务的多样化,必须是在专业旅店服务模式管理的条件下才可正常的运营。“胶囊公寓”有宽大、私密、安全、卫生的胶囊床来保证睡眠休息品质,又有休闲活动区、桑拿洗浴区、公共卫生间、投币洗衣机、经济简餐等设施配套。这些就都是胶囊寝室的延伸。具备这样的专业设施,才可能做到安全、舒适的高密度生活空间,符合政府的相关政策法规。国内一些有远识的商家也非常看好这块潜在的大市场,西安、上海已经有了专业厂家的产品配套,推出了多款“胶囊卧房床”。如果再加上政府的规范化管理,相信这种低碳、环保、节能的“胶囊公寓”一定能丰富市场供给,利国、利民、利商家,必将掀起一场“胶囊公寓”投资热潮。

胶囊公寓特征

  六郎庄胶囊公寓每间长2.4米、宽0.72米,里面只容一张单 人床,床头可当凳子,在一个小隔板上上网。房内有灯、插头、电视插口和宽带口,电磁炉、锅灶。租金200~250元/月。

  仅能容纳一人

  可躺、可坐、可看电视、上网,一间这样“五脏俱全”的青年公寓面积却不到两平方米。

  不足两平方米

  这些“胶囊公寓”紧邻西北四环,在一栋有百余间出租房的楼房二层。记者来到这里时,黄日新老人和他的家人正在整理新买来的各种厨 具。“1米9的人躺在这里也没问题,床头可以当凳子,桌子上摆上笔记本就能上网。”黄日新老人亲自躺进里面,给记者示范。记者看到,一间十来平方米的房间内并排建有3间“胶囊公寓”,每间长2.4米、宽仅0.72 米,里面只容一张单人床,床头也可当凳子,人坐在床头,在一个小隔板上上网。房间内有照明灯、电源插头、电视插口和宽带口,每个“胶囊”还都装有防盗门。

  黄老2009年在报纸上偶然看到日本建造的“胶囊旅馆”,便萌发了自己建造的想法。“报纸上一直在报道刚毕业的大学生居住条件很差。”他说,“大学毕业生下班回来需要上网、看书,有的喜欢早睡,有的喜欢熬夜,但那样拥挤的出租房里没有任何隐私可言,我设计的这种公寓强调给人隐私。”

行业统计
  • 共有 “胶囊公寓” 资讯0
  • 共有 “胶囊公寓” 问答0
  • 共有 “胶囊公寓” 项目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