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

  手表,或称为腕表,是指戴在手腕上,用以计时/显示时间的仪器。手表通常是利用皮革、橡胶、尼龙布、不锈钢等材料,制成表带,将显示时间的“表头”束在手腕上。



手表基本概述

  手表的制作及生产都基于一个简单而机智的发明,这就是“ 弹簧”,它能够收紧并储存 能量,又能慢慢地把能量释放出来,以推动手表内的运行装置及 指针,达到显示 时间的功能,手表内的这种弹簧装置被称为主弹簧 (Mainspring)。 手表构造手表由表头、表带(表扣)组成。 其中表头的零部件包括: 机芯、表壳、底盖、镜面、字面(常说的表盘)、 指针、把的(调时间的,也叫按的)、令(部分表种要求)。


  手表工作原理, 手表是用来指示时间的一种精密仪器,该仪器的原理是利用一个周期恒定的、持续振动的振动系统作为标准。如果知道了振动系统完成一手表次全振动所需要的时间(振动周期),并计算出振动次数,那么,振动这么多次之后所经历的时间就等于振动周期乘以振动次数。即时间=振动周期×振动次数。


  摆轴游丝

      机械手表采用摆轮游丝作为振动系统,摆轮1固定在摆轴2上,摆轴的上、下轴颈被套在轴承里,可围绕 轴承旋转。 游丝部件3的一端固定在摆轴上,另一端被固定在夹板上。由于游丝的 弹性变形使摆轮的运动由转动变成往复运动。摆轮游丝系统在摆动时受到轴承的 摩擦力、空气阻力及游丝的内 摩擦等运动阻力手表的影响,摆动的幅度( 振幅)将逐渐衰减,最后直至停止不动。为了使其不衰减地持续振动,就必须定期地给摆轮游丝系统补充能量,也就是说,手表中一定要有一个能源装置。将能量周期性地补充给振动系统是通过一个特殊的机构一一擒纵机构来实现的。擒纵机构还同时用来计算摆轮游丝系统的振动次数。所以,摆轮游丝系统和擒纵机构是机械手表的关键装置。

手表分类与鉴定

  品种详情


  机械表


  机械式振动系统的计时仪器,如摆钟、摆轮钟等。其工作原理是利用了一个周期恒定的,持续振动的振动系统。把振动时的振动周期乘以振动次数,就等于所经过的时间,时间=振动周手表期×振动次数。一般由能源、轮系、擒纵机构、振动系统、指针机构和附加机构等几部分组成。动力--发条或重锤,提供机械钟工作时的能源,通过齿轮系的增速使一次上条可连续运行多日,擒纵机构使钟表的计时频率符合人们“秒”的慨念,摆舵或摆轮控制着钟表的快慢,而报时(报刻)机构则告诉人们:刚才最后一响是几点了。


  电子表


  基本部分由电子元件构成。电子钟表的工作原理是根据“电生磁、磁生电”的物理现象设计而成。即由电能转换为磁能,再由磁能转换为机械能,带动时分针运转,达到计时目的。


  晶体管摆轮表


  就是以干电池为能源,用晶体管作为开关,摆轮游丝为振荡系统。


  石英表


  是用“石英晶体”作为振荡器,通过电子分频去控制马达运转,带动指针,走时精度很高。电子行针表。即是将电子机芯与石英机芯组合而成的,既有电子显示又有表针行走指示的手表。这类机芯如西铁城(CitizenMiyotaCo.,Ltd)的T250机芯。


  光波表


  光动能电波表通过手表内置的电波接收器和天线,接收由发射塔发出的“标准时间”电波,获取时刻和日历等数据,自动校正手表的时间和日期。标准时间信号采用的是高精度铯原子手表的理论,十万年误差一秒。西铁城的电波手表全部采用光动能技术,利用任何可见光源作为能源驱动。只要有光就有能量,只要能接收到电波就永远不会有误差。


  电子纸手表


  电子纸手表是内部装配有电子纸显示屏的手表,其可以显示时间,星期,日期。实现电子纸技术途径主要包括胆固醇液晶显示技术、电泳显示技术(EPD)以及电润湿显示技术等。而应用于电子纸手表的电子手表纸主要采用电泳显示技术。电子纸手表的显示亮度及对比度高,完全不需要采用背光方式来提高可读性。电子纸手表采用的电子纸显示,硬件结构简单,厚度可达1mm左右。是手表大军里的新生力军。


  潜水表


  所谓潜水表,顾名思义指的是经过防水处理、供潜水使用的手表。一般的防水表并不能用以潜水,潜水表一定要符合严格的规定,并非防水性够强就能叫做潜水表。潜水表标准防水性能至少达到200米水深的标准;表圈上有一可以单方向旋转的外环,用以测量潜水时间;潜水员往往身处灰暗的水中,因此潜水表的指针、刻度或表面通常须涂有荧光材料,才能让使用者读取时间更为简易。常见潜水表的品牌有:劳力士,芬兰颂拓(Suunto)元素系列水灵潜水表,欧米茄海马Ploprof系列潜水表,豪雅竞潜系列,万国表海洋时计系列,Blansacar超级潜艇系列等等。


  著名品牌


  劳力士(ROLEX)


  由德国人汗斯·怀斯道夫与英国人戴维斯于1905年(清光绪31年)在伦敦合伙经营。1908年,怀斯道夫在瑞士的拉夏德芬注册了"劳力士商标,由此改为劳力士。劳力士表最初的标志为一只伸开五指的手掌,它表示该品牌的手表完全是靠手工精雕细琢的。手表以后才逐渐演变为皇冠的注册商标,以示其在手表领域中的霸主地位。是全球最具价值10大品牌第3名,唯一手表品牌。20世纪20年代,劳力士公司全力研制第一只防水手表。1926年,劳力士的防水表正式注册。劳力士手表的设计风格一直本着"庄重,实用,不显浮华"受到各界人士的喜爱,尤其是远东及中东地区的人士。


  浪琴(LONGINES)


  自1832年在瑞士索伊米亚(Saint-Imier)创立开始,在全球屡屡突破制表技术而傲视同侪,同时又不失体现其优雅风范。1912年,浪琴表在世界运动会中缔造了历史性时刻,——率先运用断线原理,于比赛场上的起点与终点分别启动及终止计时装置。浪琴表自此成为多项国际赛事的指定官方计时器,包括多次冬季与夏季奥运会。浪琴表与航空及航海历史亦结下不解之缘。譬如浪琴表为飞行家连拔(Lindbergh)首次个人横越大西洋计算飞行时间,期后更依照连拔的设计制造了Hourangle导航腕表。浪琴表经常走在科技发展的前沿,于1905年宣告制造出首枚腕表,于1960年制造出全球最薄的电磁手表,于1969年研制出全球首枚电子磁性石英表-浪琴Ultra-Quartz超石英表。翌年,于瑞士圣莫里兹(St.Moritz)举行的世界速降滑雪(DownhillSkiingWorldCup)比赛中,浪琴表首次以数码讯号发放器将时间以电子传送方式直接显示于世界电视画面上。1979年,浪琴表与其它钟表品牌合作,研制出「Feuilled’Or」腕表,成为全球最薄的石英腕表,其后于1984年推出著名的Conquest腕表,配备高度准确机芯(VeryHighPrecision)。


  雷达(RADO)


  瑞士雷达表有限公司于1917年成立,至今已有82年的历史。现公司已有大约300人,在全球有销售网点大约8000个;维修服务中心大约200家。在中国手表市场,雷达表不仅第一个引入自动表,第一个引入不易磨损手表,而且雷达表独特的外型设计更促进了中国手表业的发展;并且,雷达表公司成为同行业中第手表一个为其产品在华销售提供专业培训的外国公司。雷达表已在北京、上海及广州设有办事处,在全国近三十个城市设有特约服务网点。


  天梭(TISSOT)


  天梭品牌始创于1853年,于1983年加入了世界最大手表制造商及分销商斯沃琪集团(SwatchGroup)。从始至今一直致力于开发能为顾客带来惊喜的创新产品。市场零售价:¥1,000-10,000元人民币。现已拥有运动、经典、经典怀旧、时尚、高科技、怀表、金表七个系列。150年历史的天梭品牌现今行销全球五大洲超过150个国家。1853年,天梭表诞生在一个位于侏罗山与法国边境接壤,只有8500名居民的瑞士小镇上。时至今日,天梭已经跨越五大洲,赢得了超过150个国家爱表人士的赞誉。天梭150年来所采取的那种严肃、不夸张,同时又强调质感的风格,正如同它的工艺和设计一样,经久不衰,得到了全世界所有客户的认可。


  斯沃琪(Swatch)


  做为瑞士名表的典范,有着世界名表中的青春力量。斯沃琪(Swatch)手表以其时髦缤纷的色彩,活泼的设计以及颠覆传统的造型,滴答地随着摩登生活的节奏向前迈进。在斯沃琪(Swatch)之前,没有任何流行品牌获得这样的成就:在极短的时间内,占据全球爱好者的心,地位屹立不摇;除了维持既有的版图,同时还持续向其它领域延伸度发展。斯沃琪(Swatch)成功的原因并不是秘密:斯沃琪(Swatch)不只是报时的手表。斯沃琪(Swatch)品牌定位于时尚的、运动的、音乐的、艺术的……用激情去创造。尼古拉斯·G·海耶克先生(Mr.NicolasG.Hayek)生于1928年,是Swatch集团(总部设在瑞士比尔市)的创始人之一,现任Swatch集团董事长。1985年,海耶克先生在对Asuag和SSIH进行了历时四年多的重组后,最终促成两家钟表公司合并成立Swatch集团。与此同时,他也携手一批瑞士投资家成为Swatch集团的控股方。1986年,海耶克先生就任Swatch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保养


  电子手表在温度25~28℃时,一昼夜计时误差在一秒以内,当温度至0℃以下或50℃以上时,每昼夜会慢两秒钟。同时当温度高达60℃时,液晶板会变黑,温度降到0℃以下时,液晶板就会失去显示作用,因此到冬季,电子手表只能戴在手腕上,靠人体的恒温来保持它的正常计时。另外,高温和过低温还会造成电池漏液,腐蚀机芯。电子手表电池一般可用一年以上,不过照明灯耗电量大,开亮一秒钟所耗电量相当于计时用一小时以上。电池的电快完时,灯光会变暗淡,或在开启时数字显示变暗甚至消失。更换电池时,如果自己不懂修表技术,应送修表店安装。而且电池规格没有标准化,各种牌号电池很多,不能随意采用。


  电子手表要注意:按按钮不能用力过猛,以免失灵;液晶板使用五至七年需另换新的;电池无电要及时取出,以免流液腐蚀机芯。发现灯不亮、按钮失灵、计时突然有较大误差时要及时修理,可能是元件焊点接触不良或脱掉了。电子手表,特别是数字式电子手表,防水性能一般较差。尽管有的在说明书或后盖上印有“防水”字样,也要尽量避免与水接触。电子手表的结构与机械手表不同,都是电子线路和电子元件,万一进了水,就会是“灾难性”的,使整只手表报废。特别是液晶板和集成线,不仅怕水,就是受了潮,时间一长也会出现故障。因此,洗脸、洗衣时最好把表摘下来。下雨时要防止溅上雨水。如果发现电子手表进了水,或表蒙子内壁聚有水气,应立即送修表店进行除水、排潮处理。


  皮带


  镀金手表上的镀金层大多是14K金,这种黄金除含有58.5%的纯金外,还含有一定数量的银。银和空气中的一些挥发性工业废气发生反应后,在表面上会产生一层黑色的硫化银膜,从而使镀金手表失去黄金色的光泽。因此,戴镀金手表要避免接触化学物质和废气,如煤气、液化气和硫磺香皂等,并要经常保持镀金手表的干燥和清洁。最好每周用绒布擦拭一次。另外,汗水中的氯化物对镀金手表有很大的腐蚀性,镀金手表沾上汗水时应及时擦拭干净,以免汗液浸蚀使手表失去原有的光泽。


  镀黄手表的镀黄层是由铜、锌、铝合金组成的一层金属膜,如果保养不好很易褪色失去光泽。在佩戴镀黄手表前,应将表壳用干净软布擦拭干净,并均匀地涂上一层无色指甲油,干后再戴,以后每隔1~2个月涂1次。经过这样的处理以后,不但可以保持镀黄手表的色泽,不被磨损,而且还可以增加其外表光亮度,同时在炎热的夏天还可防止汗水及水气侵入表内。


  石英


  ①避免强烈冲击:手表虽有防震功能,仍应避免突来之冲击,故做运动时,最好将手表取下。②勿近磁性物品:手表零件为金属制品,虽有防磁装置,但遇磁性物体时,易使时间不准,故最好少放于收音机、电视机等电器品旁边。③请勿洗石英手表防水一般是生活防水,只能防止偶尔洗手、淋雨溅到的水,不能戴着洗澡或游泳!


  机械表送修最常见的状况,不外乎进水和碰撞。机械表除非标示具有防水功能,否则千万要避免表壳进水,因为水会造成机械腐蚀,破坏力很强。海水更是碰不得。即使是注明防水表,也只能有一年的防水保障,因为表的防水圈经过一整年的耗损,加上汗水、灰尘等种种不可避免的外在因素,一定会疲乏,所以一年之后必须换新的防水圈,否则即不具有防水的功能。


  防水之外,更要防碰撞。在经济能力许可的范围下,不妨有两、三只表在日常生活中替换:静态活动时配戴机械表,从事运动时则戴运动表,如此用时因地制宜,有助延长表的使用寿命。机械表是靠机械齿轮及发条的带动而运转,转动难免产生磨擦,所以日久必需加油、润滑,以减低零件磨损率。否则等到出毛病才送修,往往问题已经很严重。机械表最好每年都要回娘家,检查看看有无使用不当或进水的情形。尤其台湾的气候湿热,汗水、雨水加上脏空气等长年累积,对机械造成慢性侵蚀,损害的频率和程度都比欧美、日本偏高很多,所以「定期检查」非常重要;然后每三年需作一次彻底的清洗、保养。


  最保险的保养与送修,交给正统的代理店处理比较安全。内部的清洗必须交给专业师傅,而外部的清洁工作,机械表主不妨自己动手;以软毛刷沾清洁液刷洗表带,最后以清水冲净即可。有防水功能的表壳亦可用这种方式清理;不具防水功能的表壳千万别刷洗。日常清洗外部的工作很重要,因为汗垢、灰尘等即使细微得无法察觉,实际上仍然不断累积,未加以清洗的话,表带会生锈、腐烂或脆化。所以主人最好勤加清洗。


  腕表进水处理


  方法一、手表如被水浸湿后,可用几层卫生纸或易吸潮的绒布将表严密包紧,放在40瓦的电灯泡附近约15厘米处,烘烤约30分钟,表内水汽即可水气。切忌将手表的表蒙靠近火直接烘烤,以免使表蒙受热变形。


  方法二、将表蒙朝内、底壳朝外,反戴在手腕上,两个小时后水气即可消除。如果进水严重,最好立即送表店擦油,清除机芯的水分,以避免零部件生锈。


  方法三、用颗粒状的硅胶与已经积水的手表一起放进一个密闭的容器内,数小时后,取出手表,积水即全部消失。此法简单经济,对表的精度和寿命均无任何损害。已经多次吸水后的硅胶,可在120℃下干燥数小时,吸水能力可再生,还能反复多次使用。


  手表在用仪器测试摆幅的时候,还有几个重要的相关指标。


  (一)摆幅落差:手表在满弦和实走24小时以后两种状态下,分别测量出两个平面(面上和面下)和三个垂直面(把下、把左、和把上),这五个位置的摆幅变化,用同位置相比,取最大的差值做为摆幅落差。摆幅落差也是手表等时性能的一个重要指标,也能体现出发条和游丝及其设计和装配的质量,通常要求落差在50度以下。


  (二)摆幅平立差:手表在满弦状态下,用手表的面上的平面位置和几个垂直位置相比,取最大的差值做为摆幅平立差。摆幅平立差也是手表位置误差性能的一个重要指标,通常要求平立差在50度以下。


  (三)24小时立面最低摆幅:手表在实走24小时以后,其垂直面(一般选把左位置)的最低摆幅不能低于180度。手表在高摆幅的情况下要比低摆幅时候各项性能要好,尤其对于有日历附加装置的手表,24小时立面最低摆幅的要求尤为重要。


  手表摆幅的测量一般是用振幅仪,瑞士早年生产过AM201和GD-50等型号的。它是利用所谓“基角法”来测量的,所以,在测量之前一定要选择好被测手表相应的摆轮升角。在使用仪器检测手表中,一个完整的检测单元需要有校表仪和振幅仪。以前的钟表维修上,只见用校表仪,只有在手表厂里才能见到振幅仪。说明大家普遍只是重视手表的快慢精度,而摆幅和精度是同等重要和相互关联的,摆幅的技术指标不好,落差和平立差过大的手表,也一定走不好。尤其是在校准摆轮平衡时、调整位置误差时,必须要参照摆幅,摆幅的概念要求维修人员的钟表理论水平更高。


  真假鉴别


  手表外观可从外壳、表镜、表盘和时分秒针等方面检查。表壳应没有砂眼和明显划痕,棱角对称;后盖与上壳的旋合处应严密;两只表环各与表壳的距离相等,安装耳璜的孔应该在表壳脚尾部的位置居中不偏,孔的深度适当,使表环不易脱落;表镜应没有疵点和划痕,透明光亮;三针安装正确,针与针、表镜与表盘之间应有正确的安全间隙;表盘和指针镀层光洁度好,没有斑痕,表盘刻度线条或夜光点完整;把头与表壳之间约有0.1-0.3mm的间隙。


  灵敏度


  手表的灵敏度是指它的摆轮自动起摆的灵活性。检查方法是:


  1)将没有上过发条已经停止走动的手表轻轻地摇动一下,借助摇动的力量来观察秒针走动的情况:如果秒针在很短时间内就停止走动,则说明这只手表上足发条后能全部走完(即发条无力矩),灵敏度高;如果秒针长时间继续走动,则说明这只手表上足发条后不能全部走完(即发条还储存力矩),灵敏度不高或表机有故障。


  2)将没有上过发条停止走动的手表,慢慢地转动把头,观察秒针起动情况:上条把的转动越少,秒针起动越早的说明该表的灵敏度越高;反之则灵敏度低或表机有其他故障。但要注意快摆手表由于游丝的刚度较大,要比传统频率(18000次/小时)的表机要多上一点发条才能起摆。灵敏度高的手表,上足一次发条后延续走动的时间较长。


  表针与表镜、表盘之间以及三针之间都应该保持一定的间距,否则相互产生碰擦而影响表机的正常运转。检查时可通过拨针观察。时针和分针的位置和相互配合是否正常的检查方法是:将分针和时针拨到3点、9点,观察两针是否成直角;拨到6点,两针是否成直线;拨到12点,两针是否重合。


  上条机构


  正常的手表上条应是轻松的。转动把头上条时,先觉得较松,渐渐地越上越紧,当不能继续向前转动把头时,说明发条已完全上满和上条机构工作正常。如果转动柄头上条时,发生“喳喳的异常响声,或者产生顶齿打滑等现象,则说明上条机构有故障。


  拨针机构


  手表在拨针时应灵活、可靠和指针转动均匀。检查时应着重检查分轮与中心轮轴磨擦配合的松紧度。在拨针时,如果没有偏松或偏紧的感觉,说明分轮磨擦力正常和加油适量,反之,拨针机件有故障。


  石英机芯


  机械机芯

手表行业发展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钟表生产国。中国钟表制造业逐渐形成以中小企业为主体的集群式发展结构,民营企业和三资企业迅速扩张(占企业总数70%以上)。已形成广东珠三角地区、福建、浙江、江苏、山东、天津等六个主要产区。主要是石英表和电子表的崛起,中国抓住了这个机遇,由此对瑞士高档机械表市场产生威胁,瑞士政府不得不出面组建斯沃琪公司生产电子表对抗新兴的亚洲国家。


  中国钟表行业发展虽然取得长足的进步,但是也不能忽视中国企业及其品牌在国际市场上的信誉度和影响力微乎其微,占据世界70%的产量却只占世界30%的产值。钟表行业存在的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产业转型滞后于消费结构的升级;钟表产品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一方面中低档产品积压严重,其生产能力大量过剩,另一方面,适应高消费的有效供给不足,其技术含量高、质量好的高档 名牌产品仍然依靠进口。因此,当前中国钟表行业需要加快技术创新步伐,发展企业的核心技术;努力提高产品品质,打造国产钟表精品;搞好产品结构调整,适应市场变化;抓好员工队伍建设,引进和培养人才等。以此提高中国的中国行业的国际竞争力。


  “神舟七号”载人飞船升空后,翟志刚出舱时戴着一只航天表,这是 飞亚达手表,但它的机芯是上海表业有限公司研发的,为了研发这颗“上海芯”,上海表业有限公司花了两年。最难的一点是,机芯得符合失重条件,特别是出舱后的外空环境,它的润滑油在正120度和负90度的情况下不渗透、不凝固,从而保证工作正常。而一般情况下,负50度就凝结了。仅从这个指标考量,上海牌就不比瑞士生产的同类表差。在目前进口表和电子表及国内低端、仿冒产品多面夹击的情况下,上海牌手表中一半是不赚钱的,只有10%的中高档表才有较厚的盈利。


  瑞士政府官员和手表厂商对正面报道中国手表业发展的文章相当敏感。“报道击溃了钟表王国的至尊优越感,他们感到了来自中国的威胁。他们的广播电台已经提出这样的问题:瑞士钟表如何才能保住其钟表业长期至高无上的地位并捍卫其制造技术呢?他们认为中国制造的机芯质量赶超瑞士顶级手表只是时间问题。他们将中国视作强劲对手。”


  从机芯的技术上看,上海牌已经缩小了与 世界名表的差距,在有些指标上已经超过,但是表壳美观度不如瑞士表。上海表业有限公司机芯设计的技术力量相当雄厚,外观设计人才则严重匮乏。款式缺少浪漫气息,就缺少竞争力,附加值就不高。


  其次是,世界名表的品牌积累长达几百年,培育费用也相当昂贵,商标频频出现在世界性体育赛事和重大会展上,见证历史事件,与社会名流建立关系,甚至在阿波罗登月时也可看到瑞士表的身影。他们很愿意在品牌宣传上坚持长期、有效的策略,无形资产逐年上升。而上海牌的品牌宣传一直缺少投入,几乎不做广告。


  上海牌陀飞轮手表看起来卖得不便宜,单价1万美元,但这只是相对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只有瑞士同类产品的 10%。


  还有一个问题涉及手表文化。中国自产手表的历史只有几十年。建国前是进口表一统天下,文化是外来的。而欧洲手表从诞生之日起就在培育文化,他们是将手表当作首饰来打造并佩戴的。中国人长期来将手表当作计时器,追求的是精确度和耐用性。欧洲人除了计时功能外,更讲究血统、款式和 美学价值,还有名表俱乐部,以此提升佩戴者的身份。欧洲人将名表摆在大城市最繁华地段的饰品店、古董店和拍卖行里出售,中国人将手表放在文具店、百货店或超市里出售。一年一度的奢侈品展销会上难见中国手表的影子。欧洲人一人拥有多只手表,轮换戴,这叫修养。中国人一只手表戴几十年,这叫实惠。


  上海只有汇联、曹杨等几家商场里能集中见到上海牌的身影。南京东路的 亨得利是老字号,也许是惺惺相惜吧,他们辟出了全国唯一一个上海牌陀飞轮手表专柜。